土豆省錢
首頁 > 新聞資訊 > 城商行激戰消費金融:三家消費貸余額規模超1000億

城商行激戰消費金融:三家消費貸余額規模超1000億

新流財經 2020-04-29

近日,多家城商行消費貸業績相繼出爐,展現了一番全新的競爭景象。

2019年,上海銀行、江蘇銀行、寧波銀行依然穩坐頭三把交椅,也是僅有的三家消費貸余額規模超過1000億的城商行,上海銀行更是直逼2000億元。

其中,江蘇銀行消費貸余額在2019年反超寧波銀行,上升至第二的位置。而寧波銀行的消費余額在個貸業務中占比高達近80%,獨具特色。

另外,有些中尾部城商行表現優異,比如盛京銀行的消費貸余額增速甚至高達458%。

同時,經過2018年的極速擴張,主流城商行的消費貸業務也不得不面對增速放緩、不良率上升的難題。

中尾部城商行正異軍突起,頭部城商行消費貸余額增速有所放緩

消費貸業務方面,部分中尾部城商行正異軍突起、增速迅猛。

據新流財經不完全統計,2019年盛京銀行消費貸余額同比增長高達458%,九江銀行、盛京銀行、青島銀行的消費貸余額增速均超過了100%,長沙銀行、西安銀行消費貸款余額同比增速達到90%。

去年消費余額激增的盛京銀行,在2019年的財報中指出,由于去年全面啟動零售銀行轉型,通過搭建線上+線下多元化的渠道平臺,實現了個人消費貸款快速增長。

2019年以來,其零售信貸規模和收益率同步提升,實現個人貸款利息收入25.84億元,同比上升176.7%。

顯然,在消費貸市場上,城商行不斷下沉,已成為重要的參與角色。

不過,與2018年相比,包括上海、江蘇、寧波、天津、哈爾濱銀行在內的頭部城商行的消費貸余額增速均在放緩。

天津銀行更是從2018年的785%增速驟降至2019年的18%,當然其增速的下降也與其2018年基數較大有關。

同樣,增速放緩這一現象在中尾部城商行中也有所體現。

中原銀行、甘肅銀行、江西銀行等一眾銀行2019年的消費貸余額增速均大幅下滑,鄭州銀行則相較2018年下降36%。

實際上,大多數銀行消費貸增速放緩與遏制不良率、降低風險有著很大的關系。

隨著2018年消費貸業務的極速擴張,2019年部分銀行的不良率慢慢顯現,比如上海銀行和天津銀行2019年的不良率分別增長至2018年的2.2倍和5.7倍。

此外,甘肅銀行、鄭州銀行、晉商銀行等2019年不良率也有明顯上升。

有業內人士表示,一些城商行在2019年尤其是下半年主動收縮放款,以對抗不良率的攀升趨勢。

最突出的消費貸玩家:寧波銀行房貸占比僅1.56%

從頭部幾家城商行的財報可以發現,2019年個人消費貸在個人貸款中的占比雖較2018年下降幾個百分點,但是依然保持在高位。

比如江蘇銀行、上海銀行、天津銀行、寧波銀行,占比分別高達 43.3%、54.45%、72.1%、79.94%。

寧波銀行的去年底消費貸余額1419億元,在個貸余額中占比達到近80%,已經成了專攻消費貸業務的城商行之一。

寧波銀行絕對是率先探索消費貸業務的那一批城商行中的佼佼者。

有意思的是,與很多傳統銀行個貸業務結構截然不同,2019年寧波銀行的個人住房貸款占比極小,僅占個人貸款的1.56%。

從傳統大行財報來看,個人貸款中個人住房貸款仍占大頭。截至2019年,工商銀行、農業銀行、建設銀行等個人住房貸款占個人貸款比例均在7-8成。

其實,自2014年開始,寧波銀行便主動壓縮了個人住房貸款,發力個人消費貸。

在2016年末的城商行里,寧波銀行的消費貸業務可以算是首屈一指高達864億元。

而彼時,江蘇銀行消費貸余額為364億,上海銀行為277億,天津銀行僅為102億元,處在起步階段。

近三年里,上述三家銀行實現了翻倍式增長,這背后離不開與京東金條、借唄、微粒貸等明星產品的合作。

無獨有偶,在今年表現亮眼的西安銀行也是這種“秘訣”,其個人消費貸款規模從2016年的4.3億元一躍增長到2019年末的297.58億元。

據西安銀行招股書顯示,個人消費貸款大幅上升的原因主要是加強了與京東金融、螞蟻金服、360金融、微眾銀行等主流互聯網企業及持牌金融機構的戰略合作。

寧波銀行則有些不同。

一位東部商業銀行的從業者表示,寧波銀行線上消費貸業務是近兩年才開始探索,之前大多是線下拓客。

據“互金紅榜”報道,目前寧波銀行的“直接貸”貸款產品正在中國移動-和包支付、滴滴金融、京東好借等互聯網金融平臺獲客。

寧波銀行的拳頭消費貸產品“白領通”的要求很高,優先偏向于公務員,還有事業單位、國企、世界500強企業的員工,并且要求工作滿兩年。

顯然,這部分客群相對較優質,也在一定程度上為控制不良率增加了一道保障,并且寧波銀行會經常搞優惠活動、向用戶發送免息券等方式來吸引用戶。

一位接近寧波銀行的從業者表示,寧波銀行的線上消費貸業務,已經與一些分期類場景平臺合作。

但是,他們對風險的把控較強,一般會選擇與有頭部互聯網企業做背書的平臺合作。

另外,從近幾年,寧波銀行在對其自身的定位和發展規劃上也可以窺見一二。

寧波銀行的財報中披露,在經營策略上,寧波銀行以“大銀行做不好,小銀行做不了”為核心。

所謂“大銀行做不好”,是指眾多的零售長尾客群,需要向下沉市場延伸,傳統大銀行在地市級的覆蓋面往往觸達不到;“小銀行做不了”則是指同樣作為城商行,但受到牌照約束與創新力度不足的制約,往往無法完全滿足用戶需求。

另外,寧波銀行在2014-2016年的發展規劃中,提到積極布局金融牌照、向集團化模式發展。在監管政策允許的情況下,爭取設立更多非銀機構;

在2017-2019年的規劃中,寧波銀行提到持續對接互聯網金融渠道,進一步確立在電子渠道上的核心競爭力;繼續深化消費金融、財富管理,擬組建消金公司和資產管理公司。

目前,寧波銀行已成立永贏基金、永贏租賃,并且在2018年發布公告稱擬發起設立消費金融公司。

如果說,其他子公司是寧波銀行將業務擴大的途徑之一,那么對消費金融牌照的進攻則體現了寧波銀行對消費貸業務的信心,以及突破城商行限制的野心。

去年下半年,多家媒體曾報道上海銀保監局曾窗口指導轄內各商業銀行加強聯合貸款業務中的風險管理,核心風控不得外包,并控制業務規模。

這在當時讓很多東部城商行充滿了擔憂,不知此項政策是否會推廣開來,影響自身的消費貸業務。

可以預見,隨著時間的推移和監管環境的變化,未來城商行之間的競爭格局仍然充滿著未知的色彩。

關鍵字: 寧波銀行 2019年 余額 消費貸 城商行

關注貸羅盤官方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使用″掃一掃″即可關注貸羅盤官方微信
貸羅盤
QQ快捷登錄 微信快捷登錄
貸羅盤

溫馨提示

QQ快捷登錄 微信快捷登錄

你確認要取消關注該平臺嗎?

取消 確認

關注成功

西甲射手榜